首頁 > 媒體觀點

衣冠取人有多蠢

2020.09.12 09:05 鄭宇飛

  近日,一位網友在社交媒體上吐槽,稱自己在進入某網紅書店時被保安攔下盤問,理由是從他所穿迷彩褲推斷其疑似“隔壁農民工”,進出書店會破壞秩序。面對輿論爭議,該書店很快發表了道歉聲明。

  書店是公共開放空間,既屬“公共”性質,只要來者遵守規矩、言行文明,誰都沒有權力挑人拒客,更不能甩臉子、拋冷眼。這些年,發生在公共場所的“只認衣冠不認人”事件不少,有公園公然驅趕農民工,有商場禁止外賣員走正門,這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不僅莫名其妙,而且明顯涉嫌歧視。更何況,圖書館、博物館、書店等場所,還是城市文化景觀的一部分,更應體現人文關懷和平等氛圍。杭州圖書館館長曾有金句,“我無權拒絕拾荒者來讀書,但您有權離開”,獲得輿論盛贊,但仔細想想,這正是踐行基本社會規則而已。這樣的表態成為新聞,反過來說明某種成見和偏見在整個社會還廣泛存在。

  再說“衣冠取人”。衣服固然在某些特定場合、特定職業中具有身份標識的作用,但在大多生活場景中,都無法成為評判一個人真正價值的線索。穿得簡潔樸素,還是時尚華麗,純屬個人選擇。可偏偏有人習慣從穿著打扮判斷他人財富多寡、地位高低,而后再決定對其態度。古來便有“坐、請坐、請上座;茶、敬茶、敬香茶”的段子諷刺“看人下菜碟”的言行,可直到如今,這毛病還是沒改。“布鞋院士”李小文曾因穿衣“太土”被擋在學校門外;“雜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曾因著裝樸實被當成“隨員”……說到底,“只認衣冠不認人”不是講究儀表,只是自作聰明的勢利罷了。

  在一個平等的社會,每個人都應獲得尊重,如果非要說有什么值得被“高看一眼”,可能是腹有詩書、可能是品格高尚、可能是貢獻卓越,但唯獨不會是衣冠光鮮、周身名牌。某種程度上,“識人法”也算得上觀察社會文明程度的一個切口。人們越是在意外在“包裝”、拜高踩低,越說明社會價值坐標扭曲,流布著庸俗浮躁之氣。

  社會的進步,不僅在于物質財富積累,也在精神層面自由,更多人洗洗眼、靜靜心,不為“衣冠”之類牽著鼻子走,社會才更健康理性成熟。

  原標題:衣冠取人有多蠢

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带坐标 辽宁11选5预测 排列三的直选推算方法 河北快3中奖 湖北11选5奖金规则 博众安徽快3彩票软件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二分时时彩怎么玩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青海 126期福彩3d试机号 中国福利彩票下期预测 1000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北京时时彩官网平 海南体彩飞鱼直播开奖 在线配资炒股多少钱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