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舟山網微矩陣:
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•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
  •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
  •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>舟山網首頁>暢游舟山

收集遺落在海島的民間民俗文化 他成了一位海洋文化宣傳大咖

2020年09月10日 15:32 來源:舟山晚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  舟山歷史悠久。舟山先民在歷史悠久而富有傳奇色彩的海島上生活了幾千年,也給后代子孫創造了大批珍貴的精神文化遺產:那些流傳在民間的海洋、島礁、魚龍、觀音等故事和歌謠、諺語等。
  80歲的嵊泗黃龍島人金濤將一代代祖輩們講的民間故事,記錄整理下來,并進行了再創作。作為一位長期從事海洋文化收集、研究、創作的海洋文化學者和民俗學家,數十年來,他曾出版了《中國螃蟹故事》《中國魚話大觀》《海龍王傳奇》《海上聊齋》《舟山海洋龍文化》《東海島嶼文化與民俗》等48部海洋文化著作,達1000余萬字。其中,《東海魚類故事》(合作)獲全國二等獎,為當年漢族與浙江獲得的最高獎;《梅童說親》獲《山海經》優秀作品獎、上海飛鷹獎等。2009年,他被評為浙江省海洋魚類故事傳承人。
  在其退休后的20年里,他又先后獲得了首屆中國海洋文化“浪花獎”全國二等獎、第三屆舟山市人民政府獎文化獎個人成就獎、舟山市人民政府獎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二等獎等多項大獎。2012年,他被評為首屆定海區宣傳文化系統拔尖人才。2015年,他又破格獲得了浙江舟山群島新區高層次人才卡。
  在采訪中,記者感受到他對民間文藝研究的那份眷眷深情,感受到他對民間文藝陣地的那份堅守……
  從小喜歡聽各種民間故事
  我的家鄉在嵊泗黃龍島,從小在外婆家長大。我的外公是當地有名的老漁民,小時候常常給我講各種稀奇古怪的海上故事,“舟山的船有眼睛,而崇明島上的船是沒有眼睛的。這是因為舟山的船被神仙點過了,所以捕魚的人在船上就能看到海里的各種海鮮”、“墨魚為什么叫烏賊啊,這是因為墨魚不聽話,不肯好好學習,被龍王灌了一肚子的墨水,所以它就會噴墨汁”等諸如此類的民間故事,這也讓我從小就喜愛民間故事。
  黃龍島這個地方很奇怪,過去當地環境衛生差,但卻從來沒有蚊子。這是因為當地都是漁民,時常晾曬魚貨,所以土壤里都是咸的,蚊子無法生存。每到夏天,村民們都會到道地里搭鋪納涼,小孩子們就聚在一起,時常聽老漁民們講海里的各種故事,所以那時我也記住了不少民間故事。
  收集遺落在各海島中的民間文化
  1958年,我在杭州讀書時,有一次放假回嵊泗,在船上遇到了上海作家們去黃龍采風。那時候我很喜歡寫詩,于是就跟其中一個作家攀談請教。當時那個作家在與我聊天的時候,聽我講了很多嵊泗當地的風土人情后,建議我可搞海洋文化。我也是從那個時候起,開始著手進行海洋文化創作,并寫了兩個故事《寄生蟹》和《潮水磨》。
  1960年至1962年,我在嵊泗水產職業技術學校當語文老師。1961年3月10日,我寫的故事《寄生蟹》刊登在了《解放日報》上,并由著名的連環畫家趙宏本進行了插圖制作,影響巨大。也是那一次,我第一次用“金濤”這個筆名,我本名叫金德章。
  后來遇上文革,我的文學創作道路荒廢了十年。
  1971年,我在嵊泗越劇團當編輯,同時在當地的文化館辦公。那時我負責搞群眾文化工作,所以常常會到嵊泗的各個海島走動,還進行了一些海洋故事的收集整理,創作了若干小戲、曲藝和劇本。
  1978年,舟山興起了文化創作高潮。1979年,舟山舉行了“三集成”活動,就是收集民間的故事、民間的歌謠以及民間的諺語。那時我跑遍了嵊泗所有的居人島嶼,在嵊山、花鳥、洋山等地采風,聽老漁民講故事、唱漁歌等,收集了不少民間文化資料,其中就有“螃蟹躍龍門”這則故事。后來我就是根據這些采風收集來的故事、歌謠和諺語進行創作編寫,寫出了一篇篇海洋童話。
  因為海洋文化研究我站上了最高學府會議廳
  1986年,我的第一篇學術論文《舟山漁民風俗初探》在山東大學發表,引起了日本學者的關注。1987年,我應邀去河北承德開會,1988年又去沈陽遼寧大學開會,我終于邁開了走出浙江的第一步。
  1991年1月,一次偶然的機會,我得知北大要召開一次國際學術大會,中心議題是中日民俗國際比較。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情,寫了一篇論文寄給北大日本研究中心。但兩個月過去了仍沒有回音,我想肯定不錄用了。想不到1991年3月20日,我忽然接到一封掛號信,打開一看,居然是份開會邀請書。我的論文入選了,并邀請前去北大開會。我當時真是喜出望外,受寵若驚。
  會議開幕式是3月23日上午。3月21日晚上,我急急忙忙從嵊泗乘輪船去上海。 22日,我又趕乘火車去北京。大會上要求我進行演講,這讓我感到很為難,畢竟這是一場高規格的國際會議,而且我還是第一次參加,沒有經驗。此外,我用半生不熟的舟山普通話去演講,估計很多專家都聽不懂。于是,我趕快找北大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沈仁安說明。但沈仁安說,我的論文是寫海島的,專家們都會很感興趣的,讓我好好把握機會。
  3月23日上午,中日民俗比較國際學術大會在北大國際會議廳準時召開了。我的演講從中日漁民的信仰習俗說起,論說了中日漁民的觀音和龍王信仰、中國媽祖與日本姐妹鳥傳說、中日漁民的海上生產習俗及其漁民忌諱之異同等。在規定的15分鐘內,順利地完成了我的演講任務。在這次會議上,我的論文獲得了國際會議優秀論文獎。會后,論文編入《中日民俗異同和交流》一書中,同時在中國和日本出版。
  海洋文學多方面發展碩果累累
  上世紀80年代中期,我開始了二度創作,把《海囡》(原為“神魚”)、《黃魚與鰳魚》和《飛魚和鰻螈》三篇故事,編成連環畫,在浙江“小螺號”發表。
  此外,故事《神魚》改寫為《船眼睛的故事》(《故事會》1980年6月發表),后又改編為三場小舞劇《龍女獻珠》(上海歌劇院著名導演,舞劇《小刀會》導演吳影作指導),獲1983年舟山市文藝調演特等獎;1985年,我又與人合作,將《龍女獻珠》改編為大型神話越劇《海明珠》,參加浙江省第二屆戲劇節,獲18個獎項,戲劇專家稱之為“中國版安徒生童話”。
  1998年,我的學術專著《舟山海洋龍文化》,獲首屆中國民間文藝最高獎“山花獎”。這是中央制定的十三個國家級大獎之一,等同于電影“百花獎”、戲劇“梅花獎”。之后,我被聘為上海社科院媽祖文化中心教授、韓國全北大學客座教授,在韓國和日本發表論文。我擔任特邀副主編和主要撰稿人的《東海島嶼文化與民俗》獲中國民間文藝最高獎“山花獎”學術著作獎,并出席央視在蘇州舉辦的頌獎晚會(此書十章,我一人寫了八章)。
  數十年來,我的作品先后在民間刊物北京《民間文學》、上海《故事會》等全國性報刊上刊登。連續10年,我每年都能創作出2-3組的海洋民間民俗故事,并先后在全國各地獲獎。有人評價我的海洋魚類故事,是創造了中國故事新品種。
  現在,我也將我的海洋文藝傳給兒子、孫女,希望由他們來繼承和發揚我的研究。同時,2014年至2016年,我將定海東海小學定為傳承基地,講課6次,受眾400余人。2018年至2019年,我先后在嵊泗菜園三小講課2次,受眾300余人,對他們進行非遺傳承熏陶,希望能夠從小培養海洋意識。
  雖八十高齡,但老驥伏櫪,筆耕不輟。近日,我又有2篇論文發表在國家核心期刊和中德合作的《西洋記》研究叢書中,并正在積極撰寫自傳和編輯200余萬字的《金濤文集》,爭取明年出版,為建黨一百周年獻禮!
原鏈接: 作者:岑瑜 邵思明 金濤    

掌尚舟山客戶端

此新聞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

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带坐标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顺序表 上海快三精准预测号码 深证红利股票指数 山东快乐扑克走势图一定牛 广西快3和值走势图 山西体彩11选5 真准网 最新的赛车app下载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快三和值图片 投资理财产品种类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选号 湖南快乐十分投注 淘股吧股票论坛 一分彩计划全天计划 江苏省快三走势一定牛